主页 > 校园足球故事 > 人文课堂 | 《诗经》中的社会生活(一):《诗经》中的婚姻礼俗
2020-06-08

人文课堂 | 《诗经》中的社会生活(一):《诗经》中的婚姻礼俗

一部《诗经》,最惹人注目的就是说“爱”的篇章。从历史上到今天,这些诗篇都给了人们强烈的震撼。温婉的杜丽娘小姐,就是读出了《关雎》一诗的缠绵爱意,才成就了一番可以死亦可以生的爱情;“混世魔王”贾宝玉,学《诗经》只学了言情的《国风》,才特别会怜香惜玉。

今天有许多解读《诗经》的书,干脆只选了说爱的诗篇,甚至让与《诗经》陌生的读者们误解,似乎《诗经》就是谈情说爱的。因为这305篇诗在历史上被尊为“经”,是古代孩子们的教科书。所以,这本两千多年前编成的诗集,实际上也是古代青年男女的爱情圣经。

《诗经》中写婚恋的诗篇有近90首,反映了先秦时期的许多婚恋习俗,有男女为取悦对方而互赠香草的《溱洧》;有记录当时人多在秋天结婚,“秋以为期”的《氓》;有描述贵族娶妻,妻妾成群的《韩奕》;有写纳媒问聘的“娶妻如何?匪媒不得”,(《豳风·伐柯》)《卫风·氓》中的女子更是因为“子无良媒”而推迟婚期。

诗由心生,而爱情是人类最纯真的感情表露,也是最值得用诗歌来歌颂的。

《诗经》中的爱情诗涉及到爱情的苦辣酸甜:有写饱含思念的《王风·采葛》,有写情侣闹别扭的《郑风·狡童》,有写意中人可遇不可求的《周南·汉广》,有写失恋苦涩的《召南·江有汜》,有写恋爱遭到家长干涉的《郑风·将仲子》等,广泛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男女爱情生活的幸福快乐与挫折痛苦。

本期嘉宾:刘冬颖教授

黑龙江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,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、古诗词吟唱的传播与推广,出版《诗经八堂课》等22部著作;主持国家艺术基金项目“古典诗词吟唱的新媒体传播”。

爱情 刘冬颖 狡童 子无良媒 郑风